010-68570776 / 68570774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中国要下怎样一盘棋?

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中国要下怎样一盘棋?

来源:中国拟在建项目网    (2021/9/27)
  近日,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和最大的碳排放国分别宣布了针对气候变化的融资政策。

  9月21日,中国国家领导人以视频方式出席第七十六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并向世界宣布:中国将大力支持发展中国家能源绿色低碳发展,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

  中国海外煤电投资持续下降

  我国是全球煤电装机容量第一大国,煤电装机容量和发电量均占全球总量的一半以上,中国也是境外最大的燃煤电厂融资方之一。

  不过,情况正在发生变化。今年上半年,“一带一路”没有为任何煤炭项目提供资金,是该倡议提出以来头一次出现这种情况。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院长王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事实上,在此之前,中国已经逐步退出海外煤电投资。例如,2021年2月,中国驻孟加拉国大使表示,中国将不再考虑继续在孟加拉国投资煤炭开采、燃煤电站等项目。

  在实践层面,中国的海外煤电投资在过去几年持续下降,可再生能源投资则不断增加。2020年,包括太阳能、风能与水电在内的中国海外可再生能源投资,占海外能源总投资的比例已达57%,远超煤电投资。

  对于中方做出的承诺,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表示,逐步在电力行业中淘汰煤炭是实现将升温幅度控制在1.5℃之内的最重要一步。“如果所有计划中的煤电厂都投入运行,不是将明显高于1.5℃的目标——而是将远远高于2℃。这样的话,《巴黎协定》的目标将化为乌有。”

  同一天,美国也宣布了新的气候融资政策。美国总统拜登承诺将美国对较贫穷国家的财政援助增加一倍,以帮助它们转向更清洁的能源并应对气候变化的“无情”影响。这意味着将援助增加到每年约114亿美元。不过,这一计划能否在国会顺利通过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史上首份国际气候融资计划,美国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重要一步

  王遥说,中美是两个排放最多的国家,两国碳排放相加约为全球排放总量的40%,中美的承诺与行动将对全球气候行动造成显著影响。此前,2021年4月,中美两国共同发布的《中美应对气候联合声明》第六条就提出,中美双方将合作推动COP26会议取得成功。中美两国此次同时做出有利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进程的承诺,将为COP26的顺利开展提供保障,对COP26大会形成一致决议有重大积极意义。

  在中国之前,欧盟、英国、美国、日本、韩国等国已正式宣布停止对海外煤炭能源项目融资。作为今年联合国气候大会的主席国,英国多次表示,希望今年的大会有助于将“煤电载入历史”。

  国内外煤电政策一脉相承

  国家气候战略中心战略规划部主任柴麒敏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在中国提出“双碳”目标一周年之际,中方在联合国重申完成“双碳”目标的决心,展现了中方对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坚定信念。同时,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方还表示要支持其他发展中国家绿色低碳行动,体现了中国对全球气候行动的支持。

  柴麒敏强调,中国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政策信号。“过去,很多西方国家要求中国的公共资金(如国开行、口行等政策性银行)从煤电项目上退出,而这次中国的表态很坚决,在‘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前没有加任何限定词,不分公共项目,还是私营项目,应该说这是超出国际预期的。”

  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柴麒敏说,总书记在今年4月的“领导人气候峰会”上宣布,中国将严控煤电项目,“十四五”时期严控煤炭消费增长、“十五五”时期逐步减少。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中国会争取煤炭消费尽早达峰,“十五五”时期就要开始进入下降通道,说明中国政府已对国内煤炭消费制定了一个大框架。这次总书记专门提出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与国内相关政策保持一致。

  柴麒敏指出,过去,中国企业在海外参与的煤电项目并非政府主导的,而更多的是市场行为,大多是应东道国要求而参与的。很多境外煤电项目并非由中国企业投资,而是由中国企业承建。与欧美国家相比,中国在煤电项目的装备制造上更有优势。欧美国家一直鼓吹退煤,某种程度上也是出于经济利益的考量,希望在这些地方推广它们擅长的天然气发电。“对中国来说,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实际上是让渡了我们在海外的一部分商业利益和市场利益。”

  “近日早上,很多煤电行业人士在朋友圈说,可能未来还是有损失的。总体上讲,随着全球经济复苏对能源需求的提振,对煤炭的需求是客观存在的,中国煤炭企业在海外市场也是有机会的。中国的煤电装备总体上来说效率很高、成本很低,可靠性、稳定性、先进性也有优势,在国际市场上是很受青睐的。”柴麒敏说。

  不过,柴麒敏强调,这对中国来说也并不一定是坏事。现阶段,除了煤炭装备优势之外,中国在核电、可再生能源的装备制造上也具有优势。全球130多个国家以各种方式提出了碳中和目标,可见减排已经成为大势所趋,继续在其他国家投资煤电项目可能面临资产搁置等风险。因此,尽管从短期看,煤炭的需求仍在,但从中长期来看,它将逐步转向非化石能源的发展。

  “面对海外市场正在悄然发生的转变,中国在这个时候主动提出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不仅是给中国非化石能源装备更多走出去的机会,也是对发展中国家绿色低碳转型的大力支持,给它们提供更多成本相对较低的综合解决方案。”柴麒敏指出,像中国电建、三峡集团这样的企业已在新能源领域早早布局,在新能源装备制造方面也具备了一定优势。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李东燕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如果大国之间不能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如果大国之间的竞争和对抗加剧,无疑将把世界引入一个分化和对抗的时代。在这种背景下,全球气候议程目标的推进显然也会大打折扣,尤其在加强全球伙伴关系和更有效的全球气候治理机制建设方面。

  李东燕指出,在本次气候大会上,中美都做出了新的气候融资承诺,这对全球减排行动会有积极作用,但推进全球气候治理需要更大的全球共识与合作,包括更有效的南北合作、南南合作。“一个积极合作的中美关系对全球气候治理的贡献更大,而中美关系的继续紧张和对立无疑将增加全球气候治理及实现既定议程目标的困境和不确定性。”

  在李东燕看来,在联合国平台上,中国领导人旗帜鲜明地向国际社会做出应对气候变化的承诺,不仅展现出中国在全球气候治理领域正在发挥重要的促进和引领作用,也体现出中国重视联合国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角色,以及对联合国框架下多边合作的支持。

  相关:全球“弃煤”大潮持续,日韩为何高调退出海外煤电投资?

  全球“弃煤”大潮仍在持续

  日本、韩国在宣布逐步终止海外煤电投资方面又有新动向。截至17日,日本三大财团---三井住友金融集团、三菱日联金融集团和瑞穗金融集团全部宣布,将结束对于煤电项目的贷款或融资。

  日韩停止海外煤电投资的背后,是国际投资方对于其海外投资在中长期内实现“净零排放”目标的追求大潮。

  一位在环保界国际机构工作多年的资深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也就是目前为何日本频繁提到需要“有质量的基础建设”投资的原因所在。

  日本三大财团宣布不再支持煤电项目

  伴随全球各国纷纷拿出“碳中和”目标,投资者对日本贷方施加了更大压力,要求其削减对煤炭的融资。

  就在5月12日,三井住友金融集团宣布不再支持包括超超临界电厂(USC)在内的煤电项目,成为日本第一家明确完全不再投资煤电的投资方。同时,在这一基础之上,近期该集团又宣布,将从今年6月1日起,停止为新建燃煤电厂融资。

  日本的其它财团亦有行动。三菱日联金融集团表示,尽管存在一些例外条例,但该集团正在结束对煤炭的贷款。瑞穗金融集团也正将禁止为计划中的工厂提供融资。

  作为高端煤电技术出口国,日本一直是国际上投资煤电的一支主要力量,也是唯一仍在国内外建设新燃煤电厂的七国集团(G7)国家。在全球确认建设或已运行的煤电项目中,目前有173亿美元的公共投资资金来自日本。

  投资需要配套融资,而融资渠道和贷款有赖于金融机构的支持。否则,这些高端煤电技术对发展中国家来说,其价格有些难以承受。在此方面,日本国际协力银行提供了大部分的日本海外煤电投资,自2003年以来已投资了超过140亿美元的资金。

  日韩投资的海外煤电项目主要分布在东南亚和南美。以目前数据完整的2018年来看,在该年,日本的主要投资目的地包括越南(6705兆瓦)、印度尼西亚(5000兆瓦)、印度(3720兆瓦)、孟加拉(37230兆瓦)、摩洛哥(1386兆瓦)以及阿根廷(472兆瓦)。

  近年来,出于环保压力,日韩的新增海外煤电投资出现放缓迹象。根据“全球煤电公共融资追踪”(GlobalCoalPublicFinancingTracker)的数据显示,2017年以来,两国海外融资项目数量均持续下降,韩国2019年无新增投资项目。

  在这一“弃煤”过程中,直接能够感受到投资者压力的日本商业公司和银行首先开启了退煤的步伐。

  据第一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18年5月以来,多家日本大型企业和金融集团宣布开始退出煤电产业,包括第一生命保险、三井住友金融集团、丸红株式会社、三井物产及三菱商事等。

  其中,标志性的事件为,日本最大的贸易公司之一的丸红株式会社在2017年的年报中表示,将“战略性退出已过黄金期的业务”,计划减少50%煤电厂资产的持有量,同时明确在2023年前将可再生能源项目占比扩大到投资组合的20%。

  随后在2019年2月,资产总额超过290亿美元的日本大型商社伊藤忠商事(ITOCHU)表示将不再参与任何新建燃煤发电或煤矿项目的开发,同时对公司现有的煤炭资产进行严格评估并逐渐退出。

  而自2020年以来,上文提到的日本三大金融集团也先后宣布将不再为新建煤电项目融资。

  继商业机构表态之后,日本政府层面开始跟上。2020年7月,日本政府发布声明,称“对于不了解当地能源情况、气候承诺、低碳发展政策的国家,日本政府将不再向其提供新的煤炭相关援助”。这一声明显示日本政府的海外煤电政策开始“部分转向脱碳”。

  称其为“部分”的原因是,这一声明包括一些“例外条件”。日本政府表示,如果受援助国在当前“除了煤电之外的其他可选能源方案”,以及“煤电方案是有助于其低碳转型的”,那么日本仍将提供“具有高效的排放效率的火电技术、并提供投融资支持”。

  韩国承诺将终止对海外煤电厂公共投资支持

  此前,在4月22日的领导人气候峰会上,韩国总统文在寅宣布,韩国将终止对海外建设煤电厂的公共投资支持。据悉,这些退出投资的承诺,将适用于政策银行、双多边开发银行以及以促进发展、实现公共政策为使命的开发性金融机构。

  以2018年数据计算,韩国在海外煤电的主要投资目的地则包括:越南(5400兆瓦)、印度尼西亚(3200兆瓦)、哈萨克斯坦(1320兆瓦)以及阿根廷(462兆瓦)。

  韩国进出口银行和韩国贸易保险公司一直是海外煤电项目的主要支持者。据韩方数据显示,从2008年到2019年初,这两家国有金融机构与韩国发展银行一起,共为海外煤电项目提供了约100亿美元的融资。

  不过,伴随韩国承诺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其在此方面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2020年10月,在韩国国会对政府工作的年度审计中,韩国国会议员针对韩国海外煤电投资问题,向贸易、工业和能源部长,以及韩国进出口银行、韩国贸易保险公司、韩国开发银行等融资机构的负责人提出质疑。虽然缺乏正式的承诺,但在此次审计会议上,韩国国有机构和国有企业的高级管理层均承认,未来继续进行海外煤电投资的可能性已非常小。其中,韩国贸易保险公司表示不会再有任何新的海外煤电融资计划;韩国电力公司也表示未来不会再投资新的燃煤电厂,韩国开发银行在回应质询时称,如果贸易、工业和能源部等方面没有新的海外煤电投资计划,他们也不会再提供新的煤电融资。

  相比之下,私营企业和融资机构的表现更为明确。韩国五大金融集团(国民、友利、农协、新韩、韩亚)都已明确将停止为新的煤电项目融资,而三星、韩华等大型民营企业集团旗下金融投资机构,也公开承诺不再提供煤电融资。

  需要指出的是,客观上看,近年来,煤电产能过剩也日益成为日韩所投资的南亚和东南亚国家所面临的难题。为了弥补运营损失,许多当地政府机构已经在大力补贴燃煤电厂的运营。这些日益攀高的财政负担让这些国家的能源政策发生了变化。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则加剧了这种变化:自2020年起,不少南亚和东南亚国家开始取消煤电厂项目。

  与此同时,来自美国的信号也耐人寻味。4月22日,在领导人气候峰会期间,美国国际发展金融公司(DFC)宣布,为了支持美国总统拜登在气候变化方面的承诺,该机构将在2040年的投资组合中实现“净零排放”。

  前述在环保界国际机构工作多年的资深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美国管在海外投资的工具叫作“国际发展融资”,这些表述均有战略意图,同时美国也考虑到了自身的切身产业利益,一方面,美方提出政府进行海外投资的项目要尽量做到净零排放,另一方面美国也将这一时间点定到了2040年,给自己的(海外投资组合)减排留出了过渡时间。

ef="http://hw.bhi.com.cn//Feedback/css/MenuOperation.css" rel="styleshe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