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大宗商品市场保持扩张:有色金属走势强劲 原油价格震荡攀升

2024/7/10

       今年以来,大宗商品市场结束了过去两年的“熊市”,原油、有色金属等主要能源、资源大宗商品价格均有所回升。截至7月7日,衡量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的标普高盛商品指数(S&PGSCI)年内上涨已超9.6%。

7月5日,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发布2024年6月份中国大宗商品价格指数(CBPI)为116.8点,环比回落1.7%,同比上涨3.6%。从指数运行情况来看,6月份CBPI因进入高温多雨季节等因素影响而有所回落,但仍处于年内高位,在总体保持扩张的态势下,增速有所放缓。

中物联大宗商品交易市场流通分会副会长周旭表示,从国内外大宗商品价格指数走势来看,国内外市场需求偏弱仍是当前面临的主要问题。当前我国大宗市场正处于蓄力回升的关键阶段,增强经济增长内生动力,仍需加大宏观政策调节力度,进一步发挥流通业在稳增长、降成本和促消费中的重要作用,着力打通制约经济循环的卡点堵点。

有色与黑色收益分化

分行业看,有色、黑色、能源和农产品指数下跌,矿产品、化工价格指数环比上涨。

其中,有色价格指数自高点回落,报131.4点,月环比下跌2.4%,年同比上涨9%;黑色价格指数小幅下行,报86.9点,月环比下跌2.2%,年同比下跌4.4%;能源价格指数再度下探,创近11个月以来低点,报111.8点,月环比下跌1.2%,年同比上涨1.9%;农产品价格指数延续跌势,但跌幅收窄,报95.9点,月环比下跌0.4%,年同比下跌16.6%;化工价格指数再创年内新高,但涨幅收窄,报119.3点,月环比上涨0.2%,年同比上涨10.8%;矿产价格指数自低点反弹,报83.6点,月环比上涨1.4%,年同比下跌8.7%。

分商品看:在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重点监测的50种大宗商品中,本月价格与上月相比,31种(62%)大宗商品价格下跌,18种(36%)大宗商品价格上涨,1种(2%)持平。其中,涨幅前三的为丁苯橡胶、水泥和天然橡胶,月环比分别上涨12.2%、5.7%和3.6%;跌幅前三的大宗商品为碳酸锂、甲醇和氧化镨钕,月环比分别下跌10.2%、7.6%和7.4%。

在7月4日召开的中信期货2024年中期策略会上,中信期货研究所副所长曾宁表示,今年以来,有色品种与黑色品种收益率出现明显分化。受供给收缩与新能源需求提升影响,有色金属走势强劲,新经济中的新能源行业快速发展、AI投入爆发式增长、半导体行业周期复苏、传统需求中的全球电网面临升级等因素影响,带动铜、铝、锡、白银等需求提升。而房地产的周期回摆仍然在持续,对大宗商品需求的拖累仍在继续,以煤焦钢矿为主的黑色系商品弱势下跌,下阶段黑色金属产业链需求面临瓶颈。

谈及上半年黑色系中铁矿石价格的涨跌波动,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大宗商品研究室主任、研究员王永中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消耗国,年均进口量占到全球总进口量的60%以上,对海外进口铁矿石的依赖率约80%。中国铁矿石消费变化对世界具有重要影响,一段时间以来,我国房地产市场处于转型期的调整中,对钢铁原料铁矿石的需求有所减少。与此同时,一些地方政府财力紧张,也放慢了基建增速,这导致了近两年全球铁矿石价格在低位徘徊。

然而,王永中也指出,中国虽然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消费国和进口国,但由于上游铁矿石供给高度集中,而中国钢铁行业较为分散,导致钢铁行业一直缺乏与消费地位相匹配的影响力和议价权。随着中国经济逐渐企稳回升,特别是加强了对房地产行业的政策支持,近期国际市场对铁矿石又有了涨价预期。

农产品价格何时触底反弹

值得注意的是,自去年四季度以来,CBPI农产品价格指数已连续10个月回落,处于历史低值。

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农产品贸易与政策研究室主任、研究员胡冰川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农产品价格走低的原因可以从国际与国内两个层面进行分析:

一方面从国际看,因受美元加息、供给持续宽松等因素影响,全球农产品价格整体正处在下行区间。中国农产品价格与全球价格相互影响,在价格回落方面整体保持了一致。

另一方面从国内看,我国农产品产出持续增长,而食品消费链条和消费结构保持了相对稳定,供给充裕也是造成价格回落的重要原因。

今年以来,多地持续遭遇极端灾害性天气,这是否会对农产品供给和市场价格带来影响?对此,胡冰川表示并不需要过分担心:“长期以来我国持续推进高标准农田建设和现代农业基础设施建设,提高了防灾减灾能力,我们应对极端天气和自然灾害的能力正在大幅提升。”

胡冰川表示,近年来关于极端天气、自然灾害的报道很多,但我国的粮食、农产品的产量仍然在持续快速增长。他认为,要客观看待自然灾害对农产品产量的影响,以最终灾害调查统计为准,而不能主观臆断地进行评价。

面对农产品价格持续下行,是否需要政策进行干预?胡冰川认为,应增加对农产品价格波动的容忍度,保持政策定力。他分析称,尽管当前甚至下阶段农产品价格仍然面临一定下行压力,但降价的空间已经十分有限了。

谈及农产品价格何时能够触底反弹,胡冰川指出,随着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等宏观政策加力显效,我国经济社会将持续恢复发展,就业率、劳动生产率、居民收入等指标会持续提升,整个社会对农产品的消费也会呈现积极增长,价格也会有所回升。

对于下阶段的政策着力点,胡冰川也建议道,还要进一步保障农民进行种植、生产经营的决策权,与此同时也需要更加关注农民社会保障水平的提高和社会分配结构的改善。

需求增加将助推能源价格上涨

2024年上半年大宗能源价格持续波动原因何在?下阶段走势如何?

王永中给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了主要能源品类的波动原因。他指出,随着全球经济持续恢复、能源需求增加,加之地缘政治冲突不断、美联储降息预期强化,包括原油、天然气、煤炭在内的主要大宗能源价格或会有所上涨。

在原油价格方面,今年以来,布伦特原油价格经历了先涨后跌,近期价格又有所回弹。2024年1月初时约为75美元/桶,随后一路高涨,4月份时曾一度突破90美元/桶,到6月份跌落至75美元/桶,近期价格又再次回升。截至7月5日收盘,布伦特原油价格报86.97美元/桶,相较年初上涨约16%。

王永中认为,原油价格波动受多方面因素影响。从经济基本面看,全球经济正在逐步好转,对能源需求有所增加。国际地缘政治紧张加剧了原油价格波动,特别是4月份以来巴以冲突、红海危机、伊以冲突等给市场带来了恐慌情绪,导致原油价格短时间快速攀升。所幸冲突没有进一步激化,市场恐慌情绪消散,价格随之回落。近期,全球经济复苏的动能明显增强,原油价格又有所抬升。

王永中分析称,今年下半年国际原油价格或有进一步涨价的可能性。一方面外界对美联储有降息预期,美元汇率的贬值将给油价带来利好。另一方面,OPEC+减产政策和巴以冲突的持续也可能导致原油涨价。此外,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制裁尚未对俄罗斯原油出口造成明显影响,但不排除随着俄乌冲突的持续,西方国家加大制裁压力,导致俄罗斯原油出口受到限制,这也或将会减少全球原油供给,助推价格抬升。

在天然气价格方面,上半年欧洲TTF天然气价格处于低位,主要是因为随着天气转暖,欧洲的天然气供暖需求在下降、库存有所上升。同时,欧洲近年来将高耗能的能源密集型产业外迁,降低了天然气需求。此外,欧洲对俄罗斯的天然气进口也没有中断,天然气供给相对充足。

谈及下半年天然气价格走势,王永中预判其大概率会有所上涨。他指出,随着极端气候事件爆发频率的上升,欧洲进入秋冬季后供暖需求会增大,前期欧洲的天然气库存只能备用几周,天然气需求增加必然带动进口需求上升,天然气价格自然会有所上涨。

在煤炭价格方面,今年前几个月煤炭价格处在低位运行,近期波动上行。王永中认为,一方面原因是欧洲增加了煤炭替代天然气的使用量,另一方面中国经济恢复增大了对煤炭的需求。对于下半年,王永中认为,随着经济回暖,对发电和供暖的燃煤需求增大,全球煤炭价格也可能会有所上涨。

京ICP备14013074号-1
地址: 北京市丰台区南四环西路186号汉威国际广场二区9号楼5M层西区     邮编:100070     电话:010-68570776/74      邮箱:service@bhi.com.cn

关注BHI

访问手机版

新版会员中心正在建设中,敬请期待!

返回原版会员中心>>>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