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电话:010-68570776 68570774
10万客户首选 21年品质追求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分析报告 >> 金融经济分析报告 >> 2009-2010年中国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

[市场分析]2009-2010年中国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

报表编号:0      出版日期2010年5月24日    【字体:   】
字数:未知  页数:未知  图标:未知  完成日期:2010年5月24日  
价格:9500


目录:
  目前,中国宏观经济整体开始进入“政策刺激性反弹阶段”向“市场需求反弹

  阶段”的过渡阶段。这决定了中国宏观经济超预期反弹具有“政策主导性”、“结构

  不平衡性”、“动力不稳定性”、“增长要素缺少互动性”以及“总体发展方向的易变

  性”等特点,未来中国宏观经济将步入“进退两难”的局面,出现“双 W 轮动”的调

  整模式,面临多目标约束下的“政策有效组合困境”。

  依据上述判断和模型预测, 2010 年中国宏观经济将出现以下几个方面的变

  化:

  1)总体而言,GDP 全年增速将较 2009 年持续回升,但季度同比增速却

  与 2009年相反,呈现出轻微的下滑趋势,呈现“倒 V”型,全年增长速度将达到

  9.42%。

  2)在基数效应和政策调整的作用下,投资增速出现回落,但由于中长期投

  资项目的惯性等因素,2010年投资增速将在 25.4%左右。

  3)受消费信心回升、消费刺激政策的持续、收入政策的改革以及收入绝对

  水平上台阶等因素的影响,2010年全社会消费品零售名义增速持续提升,达到

  18.2%,但剔出价格因素之后,消费的实际增速较 2009 年有轻微回落。

  4)世界经济虽然提前摆脱了经济衰退,但复苏的道路依然漫长。这决定了

  2010 年进出口增速将得到改善,但绝对水平依然较低,贸易总额同比增长

  11.3% ,进口增长 13.3%、出口增长 12.2%、贸易顺差出现小幅回升。

  5)在经济复苏和货币投放的滞后效应的作用下,2010 年全社会流动性依

  然充裕,物价水平和资产价格水平将出现双双提升的局面,但物价水平上涨幅

  度将明显低于资产价格上涨的幅度,预计 2010年信贷总量将收缩至7.2-7.8万

  亿,狭义货币供应M1增速为 17.2%,M2增速为 18.3%,CPI 增速为2.4%,

  GDP平减指数为 2.9%。2010年,中国没有明显的通货膨胀问题,资产价格的

  高涨可能成为关注的重心。

  未来宏观经济政策的核心是, 以“以进为退”的策略, 来突破目前所面临的“进

  退两难”的困境和多目标约束下的“政策有效组合困境”。 “以退为退”、 “以稳促退”

  的策略将无法实现“经济全面复苏”与“宏观刺激政策顺利退出”的二元目标。“以

  进为退”、保持中国较高的增长速度、在高速中调结构和促改革、在连续性中谋

  退出,可能是中国近期的最佳选择。在宏观调控中相对弱化“结构目标”、“通胀

  目标”、强化“速度目标”是解决多目标约束下的“政策有效组合困境”有效之道。

  对于 2010 年宏观经济调控的具体政策建议如下:

  1、“以进为退”的本质并非是单纯保持目前积极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为

  政府性反弹的持续或加速打下基础,而是要在保持政府刺激性需求相对稳定的

  基础上,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在扶持市场性需求方面大规模进入,为市场性需

  求的复苏以及内生增长机制的形成打下基础。因此,未来货币政策应当进一步

  强化流动性对于实体经济的渗透,而不是防止价格的复苏。未来的财政政策应

  当强化各种社会保障体系的建设、工资形成机制的改革、民生工程的建设以及

  公共服务的建设,而不是进行基础建设投资的。财政赤字在 2010 年财政收入

  上扬的前提下不宜减少,货币政策在维持 M2 和 M1 正常增长的同时,新增信

  贷总量不少于 7.2万亿。

  2、稳定目前各类在建项目的政府投资,对于地方新建项目和进一步的投资

  膨胀进行适度约束,防止2011-2012 年地方政府财政资金的恶化而带来大量的

  “烂尾工程”,使结构性问题进一步恶化。保障性住房建设的政府投入必须加强

  和落实。

  3、民间投资的启动不能以资金保障和利率补贴为主,而是以行业开放以及

  准入调整为主。同时,应当约束大型国有企业在利润和资金高涨的状态下进一

  步进入一般竞争性领域,防止出现过度的“国进民退”。

  4、消费启动依赖于社会工程的建设和制度建设,而不是单纯一次性收入的

  增长。因此,2009年消费政策可以适度延续或局部扩张,但不宜大规模、全方

  位进行,因为过度的消费性政策刺激可能成为真正的市场性消费启动的障碍,

  使未来的退出带来不必要的波动或社会动荡。消费政策应当与民生工程、工资

  改革、社会保障体系建设以及公共服务的完善相结合。

  5、应当以“投资杠杆率”控制为主、利率调控为辅,对 2010 年可能出现的

  资产价格暴涨进行制约,其中核心的工具包括银行资本充足率的适度提高、股

  票保证金交易限制、非保障性住房抵押贷款条件的提高、严格热钱流入以及差

  别化利率调整等。

  6、房地产市场的调控是 2010年的重点,供给放量依然是政策调整的落脚

  点,但关键在于土地供给和土地囤积的管理。

  7、虽然 2010年通货膨胀问题应当弱化,但对于一些瓶颈产业的供应以及

  关键产品的价格变化依然要保持高度关注。

  8、 热钱的大规模涌入是2010年汇率调整、 资本市场管理必须关注的重点。

  9、贸易政策保持相对稳定,不宜进一步出台政策刺激出口的复苏,进口政

  策和对外投资政策应当保持积极的态势。

  10、结构性调整可以在战略上高调提出,但在短期宏观调控上不宜用劲过

  猛。“产能过剩”必须动态化处理,不宜过分依赖增量收缩和行政规划来解决周

  期性产能过剩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