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电话:010-68570776 68570774
10万客户首选 21年品质追求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 工信部首次明确代工合法 抑制汽车产能因投资热泛滥

工信部首次明确代工合法 抑制汽车产能因投资热泛滥

来源:中国拟在建项目网    2018/12/11    
       

  12月6日,工信部公布《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

  《办法》第四章第二十八条中明确指出,鼓励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之间开展研发和产能合作,允许符合规定条件的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委托加工生产

  这意味着,工信部第一次正式明确了汽车“代工”生产的地位。

  “显然,国家正在鼓励更多造车新势力以代工的生产方式进入市场,造车的门槛降低了,但也意味着真正由市场来决定一家新造车企业是否能够活下去。”12月7日,一位造车新势力CEO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代工模式被认可,各方资源将得到有效的整合利用,对受到资质约束的造车新势力的发展具有极大的促进作用。“新《办法》是与时俱进的政策管理的调整,有利于造车新势力发展,有利于充分利用现有产能,也利于企业降低管理成本等等。”全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

  距离今年5月25日国家发改委发布《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已有半年,征求意见阶段早已结束,新的《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即将出台。《征求意见稿》指出,新建纯电动汽车企业生产门槛将提高,同时鼓励新旧合作、盘活传统车企产能、防止资本逐利。

  “新《办法》允许代工,与《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是有承接性的,鼓励新旧企业的合作和盘活传统车企的产能,代工是很重要的一种形式。”上述CEO对记者表示。

  有利于避免产能泛滥

  此前,汽车代工的模式一直处于政策的“灰色地带”。

  尽管蔚来、电咖、小鹏、奇点等造车新势力,走的就是代工生产的路线,不过在政策层面,代工从未被明确认可。因此,为规避风险并确保产品能够稳定落地,造车新势力往往以“合作生产”的名义与传统车企达成合作,进行新能源汽车生产。

  一直以来,造车资质都是困扰造车新势力发展的一大难题。根据此前的规定,必须获得由发改委审批的新建纯电动汽车生产资质,并通过工信部的产品目录,才有资格生产销售新能源汽车。

  2016年至今,仅有北汽新能源、前途汽车、云度汽车等15家车企获批发改委的生产资质,仅10家新建纯电动车企通过了工信部的产品准入,也是这10家获得了发改委和工信部的“双资质”。

  “新《办法》将造车的审批流程简化了,允许了更多具有研发实力的企业进入到造车领域。同时,通过代工,也有利于控制新能源汽车的产能,避免投资的泛滥。”12月7日,一位造车新势力CEO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事实上,代工的模式已经被造车新势力广泛采纳。目前,由江淮代工的蔚来汽车ES8已经交付近万台;小鹏汽车由海马汽车代工的G3将于12月12日正式上市;由东南汽车代工的电咖汽车和由一汽代工的新特,旗下的首款车型均已量产;奇点汽车也宣布将在北汽新能源的工厂生产。而随着代工模式被官方认可,有分析认为,将有更多新造车企业通过代工的模式进入市场。

  对造车新势力而言,通过代工,可以降低因为建厂所耗费的资金;同时,对互联网跨界造车的企业而言,传统车企也可以为其提供生产的经验,加快投产的速度。

  “新势力造车企业由于产品设计创新和技术突破较快,但对传统车的生产制造能力相对偏弱,导致新产品设计到投放的速度被放缓。”崔东树表示。

  他认为,新《办法》同时对传统车企的转型升级给予很好的线路机会。一些处境艰难的传统车企可以通过代工的模式,缓解经营上的压力。

  新势力要“两条腿走路”

  对造车新势力而言,尽管代工生产具有不少优势,但是高水平的工厂非常稀缺。具有优质资源的传统车企,要么已经与头部的造车新势力达成合作,要么就根本不愿意为造车新势力代工生产。

  并且,代工生产虽然可以让这些造车新势力实现轻资产运营,但是其弊端也很明显,但靠着别人的工厂来生产很被动,无法自己完全掌控生产的节奏,而受限于代工企业的制造水平,难以实现对工厂品质标准的管控。

  与代工相比,自建工厂将利于新造车企业对于产业链的精准把控。实际上,无论是江淮蔚来工厂还是海马小鹏工厂,蔚来和小鹏均参与了工厂的相关建设,并投入了大量资金。此外,除了代工之外,蔚来和小鹏的自建工厂也都已经开始动工建设。

  显然,在更多造车新势力眼中,代工模式只是早期的过渡阶段。

  “新势力企业最好先找传统车企合作,在产品上市、打造出品牌影响力之后,基本上也就能判断出未来前景。现在很多造车新势力没必要去承担建厂的风险,也没有那个实力。也有可能工厂还没生产出产品,就已经先被淘汰了,造成资源的浪费。”有业内专家对记者表示。

  但也有观点认为,汽车制造与其他行业存在根本区别,自建工厂非常必要。威马汽车对于自建工厂的态度非常坚定。此前,威马汽车董事长沈晖曾经坦言:“如果选择代工生产,我会天天睡不着觉。”在他看来,只有自己建厂,才能对产品进行最好的把控。

  然而,从去年年中开始,国家发改委便暂停了新建纯电动乘用车项目的审批。而《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新能源汽车投资项目核准的审批也将随即重启。不过根据《征求意见稿》,新建纯电动项目审批条件将更加严苛,同时,对于僵尸企业的资质转移也更严,一纸资质也变得更具价值。

  为抢占时间窗口期,对未获得生产资质的造车新势力而言,除了代工之外,另一种加快产品推出的方式是,是通过收购或控股有资质的企业来获取资质。通过该方式能够较快获得资质,但需花费大量资金。此前,拜腾“1元收购华利”,拜腾除了支付1元费用以外,还需要在规定期限内偿还华利汽车8亿元负债和5462万元的职工薪酬。

  有观点认为,通过收购“僵尸车企”,曲线获得造车资质的方式或将不再被追捧。“资质变得不值钱了。”12月7日,一家造车新势力的CEO表示。

  他认为,既然代工模式获得了认可,资质将不再是必备选项,造车新势力没有必要为了获得资质而花费大量资金。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代工让汽车准入门槛降低,但不代表最后市场就会泛滥,这会让资本趋于理性,可以通过代工生产的产品,以及新创公司的企业风格,来衡量是否值得继续投资。

  “新《办法》将抑制地方盲目拉项目投资扩产。地方政府发展汽车的热情极高,形成很多的无效新产能。随着传统产能的升级利用,给新势力机会,也使浪费土地等资源发展新能源车的机会减少,有利于产业的理性发展。”崔东树最后表示。

在线阅读 | 下载 信息简报 | 项目季报

更多>>拟在建|VIP项目

更多>>项目聚焦

更多>>投资动态

更多>>投资政策

更多>>经济要闻

更多>>BHI视点